不死武皇 第917章、诱敌暗袭

修炼室!

秦瑶正闭关静修,有雷驹暗中庇护,也不担心在焚云谷出什么差池。

然而,在秦瑶所在的居室外,却有道神秘黑影暗中潜伏着。

是的!

在普通外客居室,焚云谷自然不会重点看护,也便让人有了可趁之机。

正如云月所言,暗中潜伏的神秘黑影,一直都未行动,只是在暗中观察着秦瑶的动向,看看能否有人与秦瑶暗中接触?

这时!

一道鬼魅无形的暗影,无声无息的在黑夜中如幽灵般静悄悄的摸索过来。

天人合一!

眼观岩纹,耳闻蚁斗。

尤其是在黑夜中,林辰的金魔瞳发挥出极大的功效,在他法眼之下,黑夜如同白昼,清明如洗。

果真发现,在秦瑶所在的客居,暗中潜藏着一位黑影。

此者作为南宫世家的王牌护法,本是擅长隐匿,而且警惕性极高,再加上不俗的实力。想要不动声色的妙制敌手,对林辰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。

“这家伙很谨慎,在身外都设了防护结界,我只要稍微靠近,必然会引起察觉!若想增加制胜筹码的话,看来得先转移他的注意力。”林辰暗道。

魔化分身!

在黑暗中,一道鬼魅魔影从林辰的体内分离出来,裹上一身夜行衣。

竟然此处缺失防护,林辰便暗中引导着魔化分身,为此吸引敌手的注意力,本体方可有机可趁。

旋即!

魔化分身,蹑手蹑脚,一步一谨慎,偷偷摸摸的,沿着秦瑶所在的住处走去。

同时,林辰本尊,牢牢隐匿着气息,手中隐现龙血飞针,目光凛凛,谨慎小心的暗中循着敌手所在逼近。

本来敌手一味得守着秦瑶,心情有些烦闷。

突然!

敌手突然感应到,有人正往秦瑶所在靠近。

“恩?”敌手心惊,暗暗一笑:“呵呵,守了那么久,总算是有人上钩了!”

当然!

这是在焚云谷,敌手也不敢打草惊蛇,一双冷厉的目光,如同夜鹰般,牢牢盯视着林辰魔化分身的一举一动。

而林辰的魔化分身,却没有急着潜进去,而是刻意在住居外徘徊,不断吸引着敌手的注意力,令敌手产生迷惑感。

果然!

敌手似乎被迷糊住了,注意力完全被魔化分身吸引了过去,暗暗思量:“奇怪?这家伙到底是何许人 也?为何迟迟不与里面那娘们碰面?行迹颇为可疑,让人难以琢磨。”

“要说谨慎的话,我已经隐藏得足够深了,绝对不可能察觉到我的存在。”

“罢了,难得守到只猎物,先看看他玩什么花样?”

……

敌手暗暗思量,百思不得其解。

而林辰的魔化分身,就是要不断制造迷惑假象。来来回回的,时不时作出些奇怪的举动,都快把他给弄得糊涂了。

趁着敌手不备,林辰就像是蛰伏的毒蛇,身形与黑夜似乎完全融为一体。屏住了呼吸,就连心跳也陷入静止状态。

一步一步,谨慎翼翼的接近敌手。

而敌手倒是有耐心,一直按兵不动,细致入微的观察着林辰的魔化分身。可观察得越久,敌手越显得迷茫。

“该死的!来来回回的,却没有进一步的打算,这家伙到底有何目的?难道是古奇少爷派遣过来的人手?”敌手暗暗咬牙,耐心都快被磨掉了。

这时!

林辰已经悄然无息的逼近到敌手的后方,只隔着两丈的距离,算计好最佳的偷袭方位。一手一针,一双目光变得冷厉起来,暗暗蓄势。

良久!

活跃中的魔化分身,如同无形的空气般,毫无预兆,凭空消失。

“恩!?”

敌手面色惊怔,他可是一直盯死了林辰的魔化分身,突然间眼睁睁的诡异消失了,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。

就在敌手心神错愕之间,反而给予林辰造就了机会。

突袭!

咻!咻!~

两枚血针,注入了强劲剑气,微细如丝,划破黑暗,阴狠至极的冷袭向敌手。

时机,角度!

把握得准确无误!

“呃!?”

敌手心神一怔,本来注意力一直落在魔化分身,精神力处于高度集中状态。再到魔化分身诡异消失,给他的精神注意力产生了巨大的落差感。

而林辰就是找准了这短暂的时机,敌手在意识反应出现短路的那一瞬间,防备意识就是暴露出致命的弱点。

更何况,林辰的出手实在是太快了,甚至快过敌手的意识反应。

咻!咻!~

两道如线条般的血痕,如同钢丝一般,各自击透敌手的喉口与丹田。

“呃!?”

敌手两眼发直,神情僵硬,惊恐万状。喉咙里像是被强烈刺激性异物卡住了般,痛苦难言。

同时!

另一枚血针,却是穿透了敌手的丹田,让敌手无法御气。

瞬息之变,敌手根本始料未及,猝不及防。

林辰成功命中敌手,但为了谨慎,又现出几枚血针。眼疾手快,干脆利落,对着敌手的浑身要穴极射过去。

咻!咻!~

一针一针,皆是一针见血,敌手浑身要穴被制。如遭电击般,全身陷入麻痹状态,完全动弹不得,口不能言。

恐怖!惊骇!

敌手万万没料到,明明锁定的黑影,竟然会突然间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是的!

敌手始终认为是那神秘黑影下得毒手,所以才会琢磨不明白。如今全身皆中要害,形同废人,动弹不得,怕是凉透了。

“找我么?”林辰诡异闪现,两眼仿若幽冥黑洞,透射出洞穿灵魂的寒芒,让敌手浑身打了个寒颤。

敌手面如白纸,瞠目结舌,不寒而栗,恨恨不甘。想要开口吐言,可就是拼尽全力,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只能干瞪着眼,充斥着血丝。

“有话说是吧?那我就给你机会!”林辰像是抓小鸡的,一把手揪住敌手,大摇大摆的往秦瑶的住居中走了进去。

只是普通的住居而已,防护极差,林辰轻而易举的便化解了禁门,跨步而入。

嗖!~

刚一入门,一道雷光残影,直面袭来。

林辰早有防备,大手一推,沉重如山般的劲道直将雷光震退开来。

“咴咴!~”

雷驹现形,如临大敌,愤怒至极。

“何人!”秦瑶闻声而来。

“是我!”林辰笑道。

“咴咴!~”雷驹见是林辰,如释负重,大是惊喜。像是宠物猫似的,迅速窜了过来,顶着脑袋满是热情的往林辰身上蹭着。

“不错,警惕心挺强的,值得嘉奖!”林辰笑赞,轻抚着雷驹的脑袋。

“辰!”秦瑶颇感意外,惊然问: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恩?他是谁?”

“噢,来得路上碰巧遇见只小猫,便顺手给抓了过来。”林辰笑眯眯的说道。

小猫?

这么个大活人,怎么也是只大猫吧?

秦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辰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家伙可能是古奇暗中派来负责监视你的,想要意图不轨呢。”林辰说罢,像是当垃圾似的,甩手将敌手丢落在地。

“古奇?”秦瑶柳眉紧皱,肃然道:“确实,他好像开始怀疑你了,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而已。”

“我也没弄明白,就让他好好交代清楚吧!”林辰设下结界,与外隔绝,然后抽离出敌手喉口的血针,冷冷逼问:“好好说,你是谁?有何目的?”

“哼!我乃南宫世家的王牌护法夜猫!“敌手冷哼道。

啪!~

林辰直接一个大耳光甩了过去:“管你是阿猫还是阿狗,给我好好说人话,你到底有何目的!”

“我…我只是奉我家少主的命令,前来负责保护秦瑶小姐的安全而已。”夜猫明显老实了许多。

啪!~

殊不知,林辰又一个大耳光使劲抽了过去:“放你狗屁!你们少主跟我家瑶儿有什么关系!用得着他多管闲事!真那么有爱心,还不如给我家瑶儿送些珍宝比较实在!”

夜猫被打得脸光赤红,奈何全身受制,形同废人,只能忍气吞声,弱弱的说道:“大人,在下是授予少主的命令,前来监视秦瑶小姐的一举一动,然后等待下一步的命令。除此之外,一概不知。”

“好吧,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,你是不会老实了!”林辰拨动血针,如同铰刀般,强烈刺激着夜猫的神经。

“啊!啊!~”

夜猫痛苦惨叫,全身如同万蚁噬咬,剧烈抽搐,苦苦叫饶:“大人饶命啊,小的句句实言,绝无撒谎!”

“恩?”林辰皱眉,看夜猫这么痛苦的,也道不出其它信息出来,也许真得只是暂时负责监视秦瑶而已。

折磨已久,夜猫已经犹如烂泥,被制得服服帖帖的。

“古奇你认识吗?”林辰问。

“认识,当然认识。”夜猫冷汗淋淋的说道:“今日古奇少爷私下的确与我家少主接触过,具体谈话不祥,我家少主也只是交代我,暂时监视秦瑶小姐的一举一动,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与秦瑶小姐接触。”

“真得是古奇,看来他对你真的产生疑心了。”秦瑶正色道。

“我知道,只是古奇的目的怕是没那么简单,只怕明日炼器盛会,只要我让他产生了威胁,会致你不利!”林辰道。

“太卑鄙了!竟然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利用我!”秦瑶气愤不已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ooktxt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txt